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童年四季歌  

2009-09-21 10:45:58|  分类: 边走边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童年,是一段有根的记忆,也许是一缕清风,也许是一句言语,不经意间就催发了一叶新芽,绽放了一颗新蕾——

 

      春  ·  鹅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怪不得我会和鹅结缘,连我最早会背的诗都是《咏鹅》。

小时候,妈妈叫我“鹅队长”。我家的鹅都归我管。

正月一过,妈妈就从集市上买来三五只小鹅。刚买来的小鹅实在可爱,我常常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把它们捧到手心上。那小身子热乎乎,软绵绵,毛茸茸,黄得亮人的眼。我傻乎乎地望着它们,舍不得眨眼。它们也侧着脑袋望着我,绿豆似的眼里写意着脆弱,专注和深情,时不时“丢丢”地哼几声,仿佛是回应我为它们入迷般的情怀。

小鹅一天比一天大起来,显然不适合再被捧在手心。天气也渐渐暖起来,我和我的鹅一起奔向广阔的田野去。

天蓝蓝,云悠悠,风轻轻,草莹莹,天真的孩童,轻舞着柳鞭,三五只半大的鹅在青草从中半隐着身子……这般田园风光,这般稚童野趣,长大后,我偶尔在杂志上看到这样的画面,总会讶异,是谁把当年的我画进了画里……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其实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养几只鹅为了能补贴一点家用。但我一点都没觉得苦,鹅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很多乐趣,让我懂得了“劳动最光荣”的朴素真理。

 童年四季歌 - 小昕 - 一心小筑

夏  · 河

我家门前有块水稻田,水稻田前面是条小河。

小河水清粼粼的,除了灌溉,夏天,更是孩童们的乐园。

“扑通,扑通……”男孩们肆无忌惮地往水里跳,溅起那三尺白浪,惊得游泳的鹅们大声叫 “嘎嘎”,扰得泡澡的牛儿冒出头来挪地方。

我们姐妹几个多么羡慕!因为都是旱鸭子,却只能脱了鞋子,卷起裤管,站在水中眼巴巴地张望。

也因为有我们张望,男孩们耍出了十八般泳技,比谁能憋得更久,谁能潜得更远,谁能游得更快,水声笑声鼓掌声响彻一片,清凉了整个夏天。

有一次,看着男孩们在水中嬉戏,我情不自禁地朝水中央涉去。一步,两步,随着水渐渐地齐了小腿肚,渐渐地没过膝盖,水的清凉从脚心迅速浸染了全身心。姐姐的叫喊我浑然不觉,只顾加快了涉水的脚步。河底长了青苔的沙石对我热情款待,我脚下一滑,霎时全身一矮,整个没进了河水里……

这以后,妈妈再也不许我到小河里去。直到上师范时,要学游泳,我才又有了亲近水的机会。

游泳池的水蓝莹莹,清澈见底,却涩涩的,总与我隔着一层什么。

当年没入家乡小河水里的那种感觉便又油然而起——那种感觉,多少年来,我久久难忘。没有恐惧,没有难受,家乡的小河水,那么清凉,那么舒缓,它们温柔地将我拥抱,触摸着我的肌肤,亲吻着我的面颊,那种感觉,那种强大的亲和感,是我早就熟悉的,是我后来日渐成长却越发想寻求能有个躲匿之处的渴望……有那么几秒,我恍惚回到了母亲的宫殿……

我的乡村,我的河呦……

童年四季歌 - 小昕 - 一心小筑

秋  ·  果

   现在的乡村,果树到处可见,童年时却很少见,毕竟,水果在“一日三餐吃饱”以外的范畴。在物质不是很丰富的年代,泥土和精力估计都花在粮食上了。

校长家院子里有架葡萄,有棵白枣,秋天,白枣和葡萄成熟了,十分吸引人。

我们上学去、放学来,都从校长家围墙外经过,尽管有点绕弯弯。

那棵枣树高过校长家两间瓦房好多,用“硕果累累”来形容很恰当。枣子在我们的注目礼中从绿变青,从青变白,白中泛黄,黄中泛红,我们看在眼里,盼在心里。

 一个周六下午,校长叫我们去她家排练庆国庆的节目。

我们在她家院子里排练,认真得不得了,因为有两位特殊的观众——枣树和葡萄藤。为了能排练时不出差错,我们暗暗比赛谁能忍住不看它们。但它们那酸咪咪甜滋滋还有点青草味的特殊气息,一个劲往我们鼻子里钻,那可真称得上是校长给我们的意志考验课。

校长笑眯眯地把一切看在眼里。节目终于排好了,像童话中那样,她抱住枣树,使劲摇了摇,院子里顿时下起了枣子雨。校长老师让我们拣起来,分着吃,那味道,好吃得没话说。

过后几天,我们照例从校长家的围墙外走过,忽然发现墙外的草地上有好多枣子,大概是隔夜的大风刮落的,因为有几个树枝伸到了墙外。这天上掉下来的美味却引发了一场主吃和主还的争论。(此处省略激烈的争论和激烈的思想斗争N字)

结果是我们把枣一颗一少地送回到校长家。

晚上,校长来到我家,捧来了用报纸包起来的一包葡萄。

那是我至今得到的最纯最甜的奖品,一想起来就令我情不自禁地微笑……

童年四季歌 - 小昕 - 一心小筑

 

冬  ·  雪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冬天不再下雪了,有雪的冬季存在童年的记忆中。

早上一睁开眼就可以看到雪——我家的房子很矮,正对床的窗户方方正正,一条条窗格以等距排列,透过窗可见前面人家更低矮的小房子。隔夜的雪均匀地撒在房顶上,雪白一片,衬着一条条窗格,如一本童话书的封面,宁静柔和而久远,仿佛在期待着一双莲藕般的小手将书页翻得啪啪响。

我总是瞪大眼睛傻傻地望,那封面被望够了,就幻化了——随着我轻晃脑袋,房顶在窗格里一格一格移动起来,雪的色彩也明暗交叠层次分明起来;我停止轻晃时,封面便又定格了,那一动一静一幻一化尽在我小小意愿中,其乐无穷。

有时,我眯缝一只眼,那封面就突然朝左或朝右跳动好几格,我的小心眼突地担忧它会不会跳离了我的窗口,于是又立即睁开眼,还好,封面乖乖跳回来了;有时我会歪下脑袋,眼前的一切也跟着倾斜了……

午后,我们经常性的节目是坐被窝吃炒地瓜干。

我吃得最快,一边吃着自己的,一边看着姐姐们的。当我自己的地瓜干只剩十多条的时候,我就抗议姐姐们的绝对比我的多,于是我又平分了姐姐们的,真痛快。

一般的地瓜干是细细的一条条的,偶尔会有几个怪模怪样的,那是地瓜被刨成干时剩下的最后一部分,稍微大点,就如小手指,一端留着细细的刨痕,另一端保留着地瓜的原样,我们就把它们叫“猪”。

“猪”是最幸运的,因为主人不到“馋不得已”时是不会吃了它的,并且它也往往可以享受被“大嚼特嚼”的待遇。

雪天坐被窝吃炒地瓜干的滋味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童年四季歌 - 小昕 - 一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