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永不消逝的电波  

2010-01-11 20:05:43|  分类: 前尘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电影频道放映《追捕》,在光影技术飞速发展到3D影片的今天,它无论情节、节奏,还是演员、画面,都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一般情况下,我也是坚持不到看到结束的,但我还是坚持看下来了。这部电影不是一部单纯的旧电影,它激起了我心中暖暖的一段记忆——

杜丘——高仓健,真由美,虽然我第一次真正在影视中听到这些名字,但他们的名字早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中。杜丘——高仓健,这个穿着风衣,领子竖起来,面色冷峻的中年男子,是少女时代的我关于“男子汉”的形象定义,以致后来上了师范,“为赋新词强说愁”似的闲文里,男主人公的形象都是穿着长长的风衣,领子竖起来,面色冷峻,只是杜丘起先是逃亡在山林里的,而我让我的主人公总是或等候或徘徊在某大街的第N根电线杆下,还给他描绘一个“暗淡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瘦长”这样的画面;杜丘最后血洗蒙冤,并且搂着真由美的肩头大步向前,而我总是让我的主人公黯然离去,无言以对……

看到快结束时,老公下班回来了。对于深夜还靠在床头,瞪着眼看电视的我,说“吓了我一跳”。

我白他一眼:“有什么好吓的,人家在看《追捕》啦。杜丘、真由美侬晓得伐?”

“晓得,小时候的电影嘛。”

“我小时候没看过这电影,我是收音机里听的。”

“哦,听收音机啊,我听过整部评书《杨家将》,听来再讲给别人听,让别人给我抬料,哈哈……”说到听评书还能起到那么大的功利作用,老公煞是得意。

而我从来没有那样的“事迹”,我都是一个人默默感受的。

那段时光,看不见的电波,从小小的红灯牌收音机里传出来,夜夜萦绕在我耳边,陪伴着青葱少女的我进入梦乡——

我上五六年级的时候,妈妈有一次从宁波回来,买来一台收音机。小小的长方体的外形,黑色的背面,银白色的正面,一角还有两盏很小的似乎在夜色中随风飘摇的小红灯笼,坠着细细的流苏,那该是“红灯牌”的标志吧。右边从上到下是一排钮,那是调音的;上面还有一个钮,那是调波段的。好奇的我很快就摸清了它们的作用。妈妈为了生计,经常在风雨中奔波,这小小的红灯牌收音机,是用来收听气象节目的。我主动成了妈妈的气象播报员,每天准时收听气象节目,再转告给妈妈。妈妈外出的日子里,我也准时收听,希望每天风平浪静,航船不要受大风影响,妈妈不要被雨打湿……

除此以外,小小的红灯牌收音机就成了我的第二课堂,我是它的忠实聆听者,就像现在的我爱看相亲类节目一样,那时的我爱听广播。

不过白天我听得少。因为白天要上学,要做作业,要帮着妈妈做家务,到田间劳动。但还是利用午饭晚饭时间听了一些。像“小喇叭开始广播啦……”,鞠萍姐姐讲故事,也听评书,但是不连贯,单田芳的大名就是从那听来的,还听到很多名字:《隋唐演义》、《三侠五义》什么的,但我似乎从小对历史不来电,听了也记不住。广播连续剧听得最长最多的是《夜幕下的哈尔滨》,前年在屏幕上看到陆毅扮演的王一鸣,我还傻乎乎地想,王一鸣越活越年轻了。还有《刑警803》和续集,如果那时有卡拉OK,那《刑警803》的主题歌我肯定有信心OK了,都听得熟透了,也好听,很有阳刚之气。《刑警803》让我觉得做刑警就该像803那样有勇有谋,百折不挠。而续集虽然我照样听,但似乎不再那么执着,因为太长了,100多集了,故事情节又有点雷同。这大概是属于我最初的一点点对文艺作品的鉴赏吧。滑稽节目听《滑稽王小毛》,上海方言听不大懂,但总觉得很热闹,很开心。固定时间听的还有每周一歌,它会每天读歌词,然后反复听几遍,还有简单的分析几句,歌曲大多是美声唱法,民族唱法,但我也很喜欢听,不懂也没关系,音乐的魅力在于潜移默化地感染,每每一周听下来,我心里都能唱了,但唱不出来,音唱不了那么高,要“吊死”的。

实在没固定节目,但恰恰有时间的时候,我调到什么听什么。有时调到的刚好是越剧京剧,京剧咚咚锵,热闹得很,越剧总是湿漉漉的感觉,挺奇特的,听得次数多了,竟也能唱一段,像“路遇大姐得音讯,九里桑园访兰英。七宝凉亭来穿过,九里桑园面前呈……”绵绵的吴越方言竟也听得八九不离十,关键还是理解了它的意思,联系上下文进行理解的方法不但在课堂上理解课文有用,听广播里的越剧也一样有用,这第二课堂可真是第一课堂的有力辅助了。

我听收节目都是独自感受的,这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系,也可能和别的同学没听收音机,我没别人可以分享有关系。姐姐都比我大,大姐初中就离家住校了,二姐忙功课,初中毕业后,就帮妈妈做事了,也没闲暇听收音机。初中以后,有一段时间,我经常独自在家,照顾自己的学习,生活。白天几乎没时间听了,有一次,不知咋地睡不着,就打开收音机,虽然是独自一个人,但还是把音量调得低低的,把收音机拖进被窝里,黑暗中,缓缓搜台,突然一个很好听的男中音出现了,我好奇地听起来。起先不知道那是啥节目,听到最后里面说“电影录音剪辑到此结束,再见。”那是第一次听到“电影录音剪辑”,其实也不知道啥叫“剪辑”,总之很好听,就听吧。一天一天,起先,有时时间不对,总错过开头,没题目,人物间的关系也搞不太清楚,后来,时间也掌握了,总是准时收听,简直着迷了。一批优秀影片都是在那时听的:《简·爱》、《呼啸山庄》、《罗马假日》、《魂断蓝桥》、《三个火枪手》、《基督山伯爵》、《茜茜公主》、《大篷车》等等,因为它还有一轮重播的,所以,有的对白都听得能背出了,像《简·爱》里的一段:“虽然我穷,不好看,可是我和你的精神是同等的,假如上帝赋予我金钱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现在我难以离开你一样。可是上帝没有这样做……”豆蔻年华的我对于那样的经典影片,似懂非懂,但像这样的表白,执着而近乎绝望,让小小的我充满伤感……

一个个宁静的夜晚,宁静的小山村里,独自在家的我听着一个个电影录音剪辑,《追捕》也就是那时听的其中之一,至今还印象深刻。小小的收音机藏在被窝里,由起先的冷冰冰的,到后来和我的体温一样了,有些时候,听完一个电影录音剪辑,我还不想关掉收音机,就让它继续播音,可惜。在播放什么,听得就不再那么清晰了,直至迷迷糊糊进入梦乡,经常是一觉醒来,收音机里一片“磁磁”的声音,就像电视看到最后只有雪花一片了那样,节目都已结束,一切都已谢幕,留下的空间,是给予每一个人自己去考量的……

遥远的电波,在我心中永不消逝的电波。那样一段由收音机相伴的成长岁月,那样一种由电影录音剪辑演绎的人间冷暖,让小小的我独自欢喜,又时时悲伤……这似乎犹如某人所说的话,文学艺术让人高雅,也让人疏远了人间……但我相信,它所带来的好的影响是很大很大的,至少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让我充满想象和期待……

或许是那位朋友也曾有过听收音机的经历,要不他怎么会想到送我儿子一个收音机,还说,多听听收音机好。05年时的收音机做得很出彩,颜色款式都完全颠覆了我对收音机的概念,但它的主要作用还是一样的。儿子刚开始很好奇,东拨拨西拨拨,有声音传出来时也听一下,但听不了几分钟,就不耐烦了,他习惯了影像和色彩,没有形状的声音对他来说,难以想象。他的时间也总是不够用,我当然也不允许他把收音机藏到被窝里去听。没多长时间,他就抛下了它。

我就又想自己听。可是晚上没听一会儿,总是睡着了,怎么也睡不够的样子。收音机也就自动地坏了,成为了中看不中用的摆设,我就把它放进了车库。就想起我的红灯牌收音机来,它好像后来也坏了,杂音很多,听不清了,后来,我初中毕业了,上了师范,把那些曾经听过电影录音剪辑的名著都找来看了一遍,看着看着,耳边似乎还经常响起配音演员童自荣、李扬、乔榛、丁建华、邱岳峰……个个特色鲜明的声音,他们曾深深地吸引着我。曾一度,我以为乔榛和丁建华一定是相爱的一对,因为在很多我听过的电影录音剪辑里,他们都是给男女主人公配音的,并且都是很相爱的,可惜并不是都有完美的结局……

现在的他们还好吗?

我心中永不消逝的电波,在城市或乡村的哪个角落,你可还在传播着……

永不消逝的电波 - 小昕 - 一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