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离开大路,向左拐  

2010-01-13 11:08:10|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我们走在大路上,一般情况下都是有目标的,或者出差,或者走亲访友,或者去旅游,或者回家……这最终的目的地也是出发前预设好的。如果有人在大路上东游西荡,不是被猜测成精神不好,就是被理所当然地定义为不务正业。但是,正经的人们,如果偶尔走下大路,向走拐,或者向右,随你所愿,东游西荡一回的话,也许,你能到达一个不是预设中的景点,你能感受一回不是“大路”上所能感受的轻舞飞扬——

我们没有四轮的运输工具,那就用两轮的电动车,两大一小三个人,挤是挤了点,但也显得亲热点。只要出了小区门,随便往哪个方向,我和儿子把权利下放给老公。在小区门口,老公想也没想,朝左出发。不错,很好,要的就是这随性。

然后沿着新城区宽阔平坦的黑色柏油马路朝前。这应该是经过很多次的路,但我和儿子还是夸张地东张西望。新城区的路比老城区好多了,绿化挺好的,已有人气的小区却显得不再那么新颖了,还没人气的倒显得有些异域风格,正在建的据说已经抢购一空,新的行政中心有点茕茕孑立……一路走,一路看,叽叽呱呱胡说八道一下,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起来。

刚才那一段,是现在的新城区,以前左边是乡村,右边是海涂。马路弯了弯,但总是往前延伸,再往前延伸,伸到了叫做南峰山的地方。传说那曾是有名的渔业村,渔民也很霸气,曾有“勿要碰到南峰山KO鱼人”的说法。但自从我知道有那么个地方以来,也看不出有什么渔业村的特色。目前来看,新城区开辟到这基本为界了,但马路一直延伸着,所不明白的是,整条被称为岛城高速公路的环岛公路,在这一段,却还是尘土飞扬的建设工地。电动车颠簸又颠簸,我和儿子嗷嗷叫着,也顾不上路人的惊奇目光。

于是,电动车索性离开了大路,拐进了左边的一条小路。

向前,周围的景致已经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左右都是田,但没种什么,黄色的草枯枯的样子,蔓延着,几只羊和一头水牛闲散地吃着草。我们都是农村的孩子,对它们不陌生,但儿子却很兴奋,不停地“咩咩”叫着,电动车也不要坐了,要不是田里有水,他肯定得冲下去追个羊叫他自己翻不可。老公一个劲地“呵呵”傻笑着,许是儿子的样子触动了他心底的哪页回忆吧……

朝前面的山走去,脚下的土面最多称得上“田间小路”了,还高低不平,呈上坡状。突然,有狗叫起来,我们才发现,右边的山坡下,有人家居住。矮矮的几乎是破旧的几间房子,背靠一片竹林,门前倒是有个开阔的院子,狗就在那院子里叫,院子里还晒着很多玉米辣椒和别的什么。一条弯弯曲曲狭窄的泥路通向院子。院子三周围是一片地,玉米,地瓜,南瓜,生机勃勃……最让我惊奇的是,一种开着紫色的大朵的花的树,不很高,有刺,被种成一圈,是当篱笆的吧,圈着院子……

是谁住在这里?离开了集中的居住地,与竹为邻,与山为伴……当然,我不会认为他是现代陶渊明,但看那种成一圈的开着紫色的大朵的花的树,我又忍不住有点臆想……

儿子和老公在前面等我,我抬头一看,原来这山脚下还有座水库啊,坝很高,斜坡上还有用草种出来的字,仔细一看,“黄观泥岙水库”。这个地名我早曾在文字材料上看到过,却现在才知是这一带,哈哈,今天可算是“下基层”了。

儿子和老公玩起来了扔水漂,儿子是新手,平时又没机会玩,老公小时候却总玩,算是老手,儿子扔得总没老子远,石片在水面跳起来的次数总没老子多,儿子就不停地尖叫着,耍着赖。

水库水好清,有点像《桂林山水》里描写的那样,我在水库坝上坐下来,看着他们玩,呼吸着带着树木清香和水汽的空气,心灵似乎也透明纯净起来……

水库的左边是路,向上延伸,通向山。路的左边却有片奇怪的地。我们大呼小叫着攀登上去。一眼望不到边的梯田里,种的都是一种貌似茶花,却显然又不是茶花的树,地里没有一棵杂草。显然是有人精心培育的。我们一边疑问着这是什么,怪自己平时太孤陋寡闻,一边想穿越这片地,向高处攀登,却发现,我们被包围了,出不去了。正在这时,一个老同学打来电话,问我在哪。我说在哪,在山上。电话那头的同学觉得很奇怪,问我在说什么。我说,指给你看手指不够长,说给你听怕你骂我神经病,总之我现在不在……

哈哈,“我现在不在”,不在现实,不在常态。我们嘻嘻哈哈地从来路退出了这片不知种着什么的地,往山上爬去。

一路疯笑,一路攀登,一会儿,我渴了,这才想起吃的喝的,都放在电动车的后备箱里,而电动车早被抛在水库下面了。说来也凑巧,山路绕过一道弯,右边崖下,竟然出现了几棵桔子树!青的黄的半青半黄的桔子挂满枝头。我们开怀大笑,真是神灵相助,这么个地方怎么会冒出桔子树来?并且就在我期待“要是有点野果子吃就好了”的时候?我的嘴巴张成“0”型,望着落了一地的桔子。老公赶紧摘了几个大的黄色的,我们迫不及待地吃起来,仿佛从来都没吃过似的。酸中带甜的滋味既解渴又助神,我们不由猜测起这些桔子树的来历……

再往上已经没有路了。老公挑战说,谁跟他钻杂树林?我和儿子自然不甘落后。

这里的山林完全是自然形成的,没有大片的正规的树木,草树很多品种我们都喊不出名字,高低粗细错落有致全是物竞天择的结果。老公开道,我们随后,如同密林探宝,淡淡的神秘感笼罩着,我的心不由也有点紧张。

忽然,传来“淙淙”的水声,抬头一看,我们顿时惊住了——

一条一米见宽的涧流,穿透杂生的草木,沿着山势从容奔流。这突然冒出来的景致,把我们欢喜得不知所措。片刻后,我们小心翼翼地向它走去。水流从高处几块硕大的的褐色石头底下冒出来,流了约100米长的距离,又潜入山石底下不见了。水清清亮亮,一尘不染,我掬起一捧,好清凉,甜滋滋的味道沁入心脾,这可是真正的山泉水啊!在喧嚣城市中何处可觅?涧流两边的石块样子峥嵘,都被厚厚的青苔覆盖,上面不落一片杂草;涧流中间的石块被冲洗得光亮圆润,捞一把粗粗细细的沙粒,洁净得不掺一点泥土。受着涧流的润泽,两边的树木高大浓密,默默守护着这人迹罕至的宁静,粗壮的藤条从这边延伸过去,在涧流上空相互纠结,演绎一段千古不泯的恩爱……

这样的景致是容不得噪声,容不得轻薄的。我们静静地坐在山石上,山岚轻抚,涧流淙淙,水清凉,心甜蜜,恍然天上人间……

晚上,儿子的同学的妈妈在QQ上告诉我,他们休息这几天去了苏州一带,去吃了阳澄湖大闸蟹,问我们去哪了没?我发给她几张我们今天的照片。她打过来一个惊艳的表情。我回她一个龇牙咧嘴。

我们的浪漫之旅,快乐之旅只是离开大路朝左拐。风景无处不在,浪漫无处不在。

不是么?

离开大路,向左拐 - 小昕 - 一心小筑离开大路,向左拐 - 小昕 - 一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