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总有一个人适合穿”  

2011-04-28 20:13:56|  分类: 边走边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过去了,春天来了。在季节交替之际,我照例要整理衣物,把要穿的挂到衣厨里,把不用穿了的收藏进去。在这么做的时候,还有件重要的事,就是把“不会长大”的衣物拣出来。“不会长大”的衣物是我和儿子间的用语,别人听不懂。小孩子长得快,一年里在春天能穿的衣服,到了秋天就不够大了。我对儿子说,因为你会长大,衣物不会“长大”。还有一类被拣出来的衣物不是因为“不会长大”,是我和老公的。我们的身体都已经不会长大,据说人到了一定年龄,不但不会“长大”了,反而还要萎缩一点。被拣出来,有的是因为买时就买得不合适,有的是因为被“更新”下来的。这样的衣物、鞋子,包括围巾、帽子,甚至袜子,每年总会有一些的。听一个同事说,她家专门有个衣帽间就是用来收藏这类东西的。我家没衣帽间,没处放。不过,我不用操这个心,我只管高高兴兴地、仔仔细细地整理就是了。我家的这类衣物都有好去处——送人。
    我没见过他们,他们在另一个省;也不知道具体是谁。可是我知道,每一件衣物都会有人穿,有人用,它们可以继续发挥作用。一想到这一点,我的心中就充满温暖。我把每一件衣物都检查一遍,儿子的裤子很可能膝盖上有个破洞什么的,因为好动磨损的,我得仔细地把它修补好。我读小学时在手工劳动课上练出来的绣花的技巧这时可派上用场了。有时,我把小洞洞细细地缝起来,细得让你看不出缝补的痕迹。有时,我把卡通贴缝上去,成为衣物上一个图案。自己看看,觉得很可爱。儿子的鞋子有点磨损,也许有点开线什么的,这个我吃不消,就送去补鞋摊补。也许有的衣物上有点痕迹,洗的时候不够仔细,我就再刷刷,晒晒。然后叠好,整整齐齐的,打包,寄出去。这些都要细细地做,因为总会有一双手拿到它们,如果看到是破的,是脏的,皱巴巴的,他会有什么感受?这些衣物是送去穿的,不是去扔掉的,尊重人家,是“送”出去的首要感情。
   这样的事情,是从我儿子5岁那年开始的,现在我儿子12岁了。那年秋天,我二姐夫的妹妹从老家来,她叫我“姐”。她们的老家和我们省相邻,在很多因素的影响下,她们家乡的经济总体上发展不如我们家乡好。在我们家乡,有一些人,说到她们家乡和她们那的人,口气中充满不屑,好像那儿就是落后愚昧的代表,这一点我是绝对不赞同的。每个地方都有富人和穷人,都有“好人”和“坏人”,再说落后和贫穷是有很多原因的,不是普通百姓的错。其实我二姐夫的妹妹家,自己开长途车,比我们家殷实多了,同时也是十足的“好人”。她有2个儿子。令我意外和感动的是,她给我儿子买了双名牌运动鞋。我坚决不要,叫她带回去给她自己儿子穿。她说,我儿子比她儿子们大,等我儿子不能穿时,再给她儿子穿好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她说,真的,新的也是穿,旧的也是穿,只要干净、暖和就好了,不计较的,更不要惯着孩子,以为生活是那么容易的。她望着我,温和的,真诚的,坚定的。我突然觉得这个妹妹不容易,不简单。我想起小时候,妈妈教育我们“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简朴道理,虽然现在我们生活好了,虽然我们平时也很朴素的,没有奢侈品,但我还是觉得有点惭愧……
    她好像看懂我的心思,说,对了,姐,你儿子穿不上的衣服你都怎么弄的啊?我说都放家里,其实都是好的,就是穿不上了。
她说,那能不能送她?给她儿子穿正好啊。
    真的可以吗?我很高兴。这类衣物占着地方,扔掉又可惜,身边人又看不上。她能要真是太好了。又解我的烦恼,又可以让衣物“物尽其用”。
    她说有大人的也要的,“总有一个人适合穿的”,“如果家人穿不了,村里其他人也许就可以穿。”
    我说,那样的话,你还要去送,不嫌麻烦吗?
    “不麻烦的,总有一个人合适穿,高兴穿,那么容易的好事,我很高兴去做。”“那么容易的好事,我很高兴去做。”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 
    人的能力财力都有大有小,捐献出天文数字是慈善,做“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好事”也是慈善,至少比那些把慈善当作秀,空口白话不愿兑现的人强得多。因为她的心是真诚的,“慈善的不是钱,是心” 。莎士比亚也说:“慈悲不是出于勉强,它是像甘露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我十分感谢她给予我这样好的一个机会,我高高兴兴,仔仔细细地做下去。
    冬天过去了,春天来了。在这季节交替之际,我又照例整理起衣物。儿子看到了,从他的衣厨抽屉里拿出几双袜子,说,妈妈,还有这几双。这几双袜子是去年初冬时我在超市给儿子买的,可是有点偏小了,当时要么勉强穿,要么去超市换。可是,儿子说,妈妈,不要去换了,那几双旧的我还可以穿,这个留着下次“寄过去”。不知道会是哪一个弟弟拿到这新袜子,他一定会高兴的。接过儿子递过来的袜子,我觉得很欣慰。
   那年,儿子曾经牢牢拽着“加菲猫”不放,那是他最喜欢的衣服,哭着说就算穿不了了,也不要送人,要藏起来,以后给他的儿子穿……慢慢的,儿子都能注意到不要弄污了衣服,不要磨破鞋子,因为它们总会有一个弟弟还能穿……
    不名贵,但实在;穿过的,但整洁,把它们整理好,打包,寄过去,不知道是谁会穿到它,但我高高兴兴、仔仔细细地做着,因为我知道,总有一个人适合穿的……
“总有一个人适合穿” - 小昕 - 一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