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烟雨周庄  

2011-05-02 17:52:12|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绵绵的吴侬软语,还有小桥、流水和人家,周庄一定是许多人的梦里水乡。
       我们走进周庄的午后,秋雨宛若清扬。几个女同志撑起伞来,而同行的浪漫诗人却说:今天真是来对了,江南水乡,最美莫过于烟雨中的周庄了。其实在此之前,他已经来过3次,可他依然兴高采烈,不时指点着我们看这看那。我顾盼流连,此刻,古镇的白墙黑瓦,石板巷路,大桥小桥,扶杨弱柳,被飘动的雨雾笼罩着,就像舞台上落了几层纱幕,轻盈曼妙而神秘。女同志的伞不觉间也东倒西歪起来,秋风秋雨乘隙飘入,不觉得凉,却暗自滋生了很多惊喜。惊喜蔓延开去,裹着万般柔情,斜倚肩头的广告伞恍惚已是那丁香一样的姑娘手中的油纸伞。秋风秋雨和着水的气息,氤氲弥漫,我朝擦肩而过的游人绽放笑颜……
漫步周庄的小巷是无比悠然的。窄窄的小巷,也就两尺来宽,纵横交错着,无声地蛊惑着我们深入古镇的阡阡陌陌。两旁低矮的木结构房屋一家紧挨着一家,小巷最窄处,对街的屋檐几乎碰到了一起。因雨,巷里阴暗迷离。我们止了喧哗嬉笑,静静地行走,悄悄地漫游,心也如被淘洗了一遍,了无烦琐。踩着光滑的青石板路面,想象正午的阳光穿过屋檐,遍地照亮的温暖,足以让我驻足不移了。
       在古镇的阡陌间漫游,不要忽略了街面上的店铺。店铺很多,各式各样,大部分卖的都是手工艺品:古董、字画,还有糕团。那糕团如同周庄一样古朴,没有艳丽的色彩,朴实无华,却香喷喷地沁入你的心田。店主微笑着推荐自己的商品。我们欣然把周庄的各种特产装入行囊,又在一家装饰古典却又洋溢着现代气息的工艺店里,把自己和周庄一起,刻入洁白的陶杯,留作永远暖暖的珍藏。
周庄的河流只能称得上一条条小河,但纵横交错,互衔互通,织成一个个平静的“井”字。小小的木船在小河中缓缓滑行,游人三五一船,指指点点着,听不清他们的言语,但见他们笑容荡漾,轻松甜蜜而亲切,映入水中,与石桥、楼屋、树影和岸边渐次亮起的红灯笼一起,被不慌不忙的木橹搅碎。秋雨飘落,点点滴滴,水面一片斑斓的光点,朦胧眩目,犹如在风中漾动的一匹长长的彩绸。“吴树依依吴水流,吴中舟楫好夷游”。此刻,我站在桥上,低头凝望,船上的游客抬头相向,相互会心一笑。我站在桥上看风景,而在他们的眼里,我也是一道风景了。
       淡淡遗憾的是,这趟周庄游我们没有亲自泛舟于周庄的小河,轻摇折扇,感受“船从家中过”的心境。如果能再来聆听“歌管楼台声声细”,那以后就不必向往什么威尼斯了。不过这淡淡的遗憾与淡淡的水乡古镇、淡淡的秋日情节仿佛是一致的,也淡淡地存于心头,留待下次再来慢慢游览细细体会。
       周庄的桥是不期而遇的景致,也是最耐人寻味的。街道和楼宅把河分割了,而桥轻轻巧巧地又将古镇连缀。古镇至今仍保存着建自元、明、清时期的石桥14座,贞丰桥、富安桥、青龙桥、太平桥……桥多由青石板铺成,不同肤色的游客踩在上面,磨得它失去了棱角,此刻在秋雨的润泽下光滑透亮,能照出游人的倒影来。
       那些桥或大或小,或圆或直,一座有一座的形状,一座有一座的风格,过一座桥,便换了一道风景。最典型的当数双桥了。建于明代的双桥牢固而质朴,由一座石拱桥和一座石梁桥组成,横跨于南北市河和银子浜两条小河上。桥面一横一竖,桥洞一圆一方,错落有致,很像古时候使用的钥匙,所以又名钥匙桥。走近双桥,我轻轻抚摸桥身上那粗糙的石材,寻觅岁月留下的痕迹,倾听它无声的呓语。此时的一切,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古意。双桥,不是钥匙胜似钥匙,“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它打开了我的思乡扉页,打开了我的情思秘隅,似曾相识的感觉由古老的青石板桥面隙间升腾,丝丝渗入我的心脉。这一刻,我依稀可见那玲珑少年正在桥上翘首以盼,可在世事无常的轮回里,他辨认不出我就是他久盼的新娘。我即将旖旎而过,扶着双桥的石栏,奔向岸上点着暖暖红灯笼的花窗……
      “喀嚓,喀嚓”的快门按动声与闪耀的镁光灯把我的思绪拉回,我们把双桥和自己定格成永恒。可抚摩脸颊,冰冰粘粘,连声说着“雨大了,雨大了”,顾盼同行的这群人,走过双桥,驻足双桥,无一不是神思暗动,浮想联翩,做着一幕平日里怎么也想不起来的白日梦,短暂,却是可以入诗入画的回忆。也许,这就是双桥的另一种魅力吧。
周庄藏着很多文人雅士的故事,迷楼,“风景宜人亦迷人”,张厅、沈厅、三毛茶楼……一个个一处处,都是值得慢慢翻阅细细体味的。
       周庄的时光水过无痕,当小巷两边红灯笼次第亮起,桥也被七彩霓虹勾勒得更加梦幻时,我们才恍然该回宾馆就餐休息了,也才发现我们已经迷失在这古镇的阡陌间,找不到来时的路。越往前走,小巷越深,越窄,除了我们一行九人,见不到一个游人或镇民了。巷里出奇地安静,每扇暗红格子的花窗门都将开未开,没有喧闹,没有电视,没有狗吠,周庄早早地睡了么?是从没有电的明清时代延续下来的习惯么?“周庄是容不得嘈杂的,我愿在静默中沉入周庄的水底……”我正出神的时刻,突闻同行的浪漫诗人大喊道:“邬老师,我喜欢你!”“虞老师,我爱你!”我们都大笑起来,为着诗人的率性可爱,也为着更多无法用话语言说清的情愫,笑声在九百岁的古镇沉寂,在深巷中回荡,而另一种声音在心底回荡:周庄,我与你相约,终有一天,我要与我的爱人一起来,在一段青石板路上缓缓漫步,乘一只小船摇啊摇……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