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冬日暖阳下的平静生活  

2012-01-04 15:15:02|  分类: 似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至,在我们农家看来,应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节气。J姐姐不知道它的科学意义,我刚好知道,就卖弄了一下,恍然一种往日站在讲台上,给小学生“传道授业解惑”般过瘾。当然,在我妈妈和很多农家妈妈的意识中,冬至的意义不在于节气,而在于它是个对先人的祭祀日。早在上周三,离台历上的冬至还距8天时,妈妈就打来电话,说,这个星期天,侬来,做羹饭来,就这样说定了,一定要来。这样毫无商量、不容置疑的语气,这么多年,几乎不曾有过。想想,也许是因为大姐、二姐家近来忙得不可开交,而我们,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挤一挤,时间总如女人的乳沟,还是有点的。

到了周日,总算让儿子睡了个自然醒。周六妈妈又来电话时,(好像是为了确认她的“政令通不通”)我曾再三说,会来的,但早不了,不要着急。我所担心的就是儿子也许会一觉睡到大中午,儿子的学习客观加主观的原因,每晚很晚才睡,每早都靠叫才醒,睡到自然醒成为了一种奖励和安慰。但这天却醒得也早。儿子生在农家,长在农家,性子自由无拘,像极了农家放养的鸭子,噶噶叫着,在田野间散漫,给自个儿找乐。周六就约好周日要去奶奶家,儿子的作业也赶一赶,周日可以不受作业羁绊了。于是,这个早上一醒,儿子就快乐地忙开了。说是要去像闰土一样装弶捉鸟,还要用自制的鱼钩去钓鱼。我说,好是好,但捉不到,钓不到,你也不要难过。只当是像利群香烟广告那样:人生是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儿子对此早烂熟于心,举一反三说,是呀,捉过了,钓过了,就好了,要是捉到了,就当做是额外的惊喜了。

对于男人,我有点不知所措。周六本来好好的忙碌着,慵懒着,因为他一句不恰当的话,我顿时火冒三丈。我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火,换做对别人,断断不可能。他照例是“不跟你说”,也许,正是这个“不跟你说”,更使我火大。男人便是自己抽一根烟,看一会电视,然后做晚饭,叫吃饭,然后坐在桌前,默不作声地扒虾壳。中午叫他扒那些被我挑出来的虾,还矫情说,胳膊疼,手指疼,那会就一直把一堆虾都扒好了。我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看电视,倒水,吃一堆零食,他心平气和地扒着虾,岿然不动。我也没了继续发火生气的兴致。

对于周日去不去妈妈家,男人没说,我也不想去喊他。就在儿子兴高采烈地准备好一切,我们就要出发的时候,听到他给别人打电话,问人家车子空没。我周六和妈妈说不要着急,是因为我们要乘坐公交车去,要花更多的时间。但男人已经起床了,在我们下楼前,把车子开到了楼下。如此,我们就“给点面子”,坐上车,出发了。

刚到妈妈家,大姐电话就来了。问为什么我手机关机。我说没电了。问男人手机为什么不接。男人才想起来,手机落车里了。估计是他刚离开,电话就来了。大姐说,家里电话也没人接,手机也都没人接,还以为你们煤气中毒了呢。我“呀”一声。天气冷了,媒体上关于煤气中毒的新闻也多了起来,但我没想过大姐会如此惦记着我们,心里便有点不好意思。

至于羹饭,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水果之类的一摆,再炒几个菜,凑够12盆,酒、饭,点三阵香,然后就送掉了。这简单的过程,寓意却如此复杂而深刻。我们都恭敬地拜,虔诚地祈祷,保佑妈妈身体健康,祝愿儿子学习进步……

吃饭是更简单的事。妈妈因为要赶着去念佛,吃一碗饭就走了。这回真是难得。妈妈一向对凑队念佛有看法,主要是因为看不怪所谓的念佛婆婆凑在一起不专心念佛,东家长西家短聊天,然而念的经却拿去卖钱,这和妈妈对“佛”的初衷相去甚远。这次却终于和别人凑成了一班,并且在自家的老房子里念,不知道是这班人比较符合妈妈的看法,还是妈妈无奈地委曲求全?但我真地觉得,人确实该有个自己的爱好,自己的圈子,人,毕竟是群居动物啊。

因为不能喝酒,男人一碗饭,几口菜,二分钟就结束了。儿子忙着管他装的弶,希望有麻雀来光顾,对吃从来不曾有兴趣。妈妈匆匆忙忙吃一碗,下午“功课”就要开始了。我独自一人对着桌子吃饭。因为都这样匆忙,菜也没热,更没另外烧,吃着也不是很有滋味。

每次去妈妈家,即使妈妈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菜,一般都是材料。过去的岁月里,为生活奔波着,对吃只是作为生存的必须,所以,妈妈做吃的手艺也不高明。而我们也只想吃口现成的,懒得去动用锅灶,所以吃总是简单的过程。而对男人的妈妈那家来说,吃却被作为一种享受。其实,他们以前也不富裕,甚至有揭不开锅的日子,但他们都好吃,想着法弄好吃的。每每都是一大家子在一起,一大桌子菜,不过都以大鱼大肉为主,几乎没有其他类型的,也都是真材实料,基本没有花样加工的。于是,那一大家子人都是肉嘟嘟的,而我们这边的,都是瘦高个,真有点“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味道。

每次来妈妈家,有个固定的内容就是收菜。妈妈的菜地总是那么丰茂,各色蔬菜应季的反季的都有,我们姐妹三个家总是有绿色的新鲜的蔬菜吃。当我们要去妈妈家时,有的蔬菜妈妈提前给我们收割好,而有的要我们临走时再去收,因为妈妈怕菜不新鲜了,所以,我们带回来的菜,叫孩子吃时,总是说,快吃,刚收的“带活灵”菜,营养特别好。可是偶尔一次去菜地里干活,尽管不重,比起妈妈对菜地的日日伺弄,真是太小儿科了,可是还是觉得累,平时太缺乏运动了。这次又带了很多菜回来,连吃的,带卖的,把车子的后备箱都塞满了。妈妈说是就种一点,就自己吃,可每次还是尽量种得多,有的也确实是因为种得好,产量特别高,所以经常会吃不了还得卖了。

妈妈的“下午班”还没下,她当然希望等她“下班”后,我们吃了晚饭后再走。可是想想家里还一塌糊涂,明天又要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还是希望早点回家,收拾妥当,晚上可以早点休息,也算是养精蓄锐迎接新一周的到来吧。于是,不等妈妈下班我们就打道回府了。妈妈“溜出来”送我们,挥着手,直到看不见我们。儿子说,每次看到这种情形,他就觉得奶奶好可怜,他的心里也很难过。儿子在慢慢长大了,慢慢懂事了……

车子开出一段路,我突然想起以前想带儿子去“小蓬莱”看看,一直没成行,反正是顺路的,今天就建议去看看。小蓬莱是今年本地新农村建设的“开花点”,很小的地方,据说才61户人家,被整得有点江南小镇的味道。很安静,除了我们三个,没别的外人。有谁会特地去那样一个小地方观光旅游呢?也没有文化底蕴,类似江南小镇模样,却是硬造出来的。我很为那中间的塘担心,死水一潭,怕到时发臭。但鸭子不担心。前阵子还是黄毛的小鸭子,这会全成年了,在塘边休息。我一个劲把它们赶下水。男人说,有本事的把这些鸡赶下去。几只鸡在草坪上晒太阳,看起来过年吃味道刚好的大小模样。我当然认识其中有公的有母的,因为我小时候养过很多鸡,但同样的农村娃娃的男人,却一定说都是母的,气得我懒得理他。想起有一次有个副科级领导说,他有一次和几个大学生到林家村去,其中一个大学生指着地里的萝卜说,她认识土里的叫萝卜,但萝卜上面的叫什么,就不知道了,更不知道原来萝卜还有上面的绿色部分。

逛一下,也就30分钟时间,其间还硬拽着男人叫儿子给拍个合影。下午3点。阳光暖暖的,没有风,一点也不冷。“小蓬莱”的百姓是幸福的,那么整洁的环境,还有塘和桥、我想我也喜欢,养养老再好也没有了……

要留着这一刻平静得不起涟漪的心,到老……

冬日暖阳下的平静生活 - 小昕 - 一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