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马儿啊,你慢些走,你慢些走  

2012-07-05 16:37:21|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那次草原行(二)

马儿啊,你慢些走,你慢些走

 

经过2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一个游客接待点。

呈现在面前的是三四十个蒙古包,一般大小,连成一片。一些蒙古包外都写着“会议接待烤全羊歌舞表演”的字眼。但是一片寂寥。导游说,今天就一个蒙古包对我们开放,为了让我们午餐。

接待人员走过来。说是按照预先安排,我们这群人该先骑马,不过是自费项目。导游说,今天骑马正好,没有风,就没有沙,视线也好。可是话音刚落,不知从哪个方向突然刮过来一阵风,卷起了沙尘,顿时有美女失声尖叫:“啊,我的眼睛!”温差也确实如预先通知的那样,刚才还是好好的,一站到草原上,我们都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于是纷纷逃回车里。接待人员和导游却十分淡定。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我们茫然地等待着。过了十多分钟,接待人员捧来了十几件棉大衣。原来他们的意思是,现在草原游很淡,这些接待人员是按旅行社的通知,特地赶来接待我们的。所以,我们最好都骑骑马,让他们有点收入。否则很对不起这些人和马儿。领队挺积极,说到了草原是应该骑骑马。有一个女的vip从不对领队说不,也连忙穿上了棉大衣。我想体验一下也好,至少回到家可以吹嘘一下,偶也是骑过马的。稀稀拉拉的,又有几个穿上了棉大衣。一行12人,刚好分成了骑马组和非骑马组各6人。风又大了不少。摊开双掌可以握得住沙尘。

说到马儿,我努力睁开眼睛,才发现100米外有道木栅栏,栓着十来匹马,都耷拉着脑袋。三个接待人员把几匹马儿牵过来,随手往我们每人手里塞了条缰绳。分给我的是一匹很高大的马。我发现还栓在栅栏上的有一匹白马,就想要那匹。可接待人员不同意,换给我一匹比别的马矮一肩的马。马红棕色的,鬃毛七七八八地纠结在一起,低垂着头和眼脸,眼角粘满眼屎。看模样实在不招人待见。但我还是十分讨好地轻拍它的马脸,为它挠挠脖子,希望它给点力。

接待人员把骑马的要领介绍了一遍,其实我们都早在出发前网上做过功课的。一个接待人员在前面带路,2个压阵,一行共9个骑马出发了。

我一厢情愿了。

一开步,我的马就一个劲儿往别的马中间扎。按介绍,想要马往左,就拉左缰绳;想要马往右,就拉右缰绳;想要马停下,就两边缰绳一齐拉。想要跑起来,就可以用腿夹马肚子;想要跑快点,还可以用鞭子。当然,我们没有鞭子,有也不会用的吧。可是无论我怎么拉缰绳,马就是不往左也不往右也不停下来,而是低垂着头,使着劲,抗拒我的力量和命令,坚持往别的马中间扎。我又怕又急,不由骂它“傻瓜马”。却惹得其他人大笑,说我自己没指挥好。我又不解又生气。风越发大了,天地之间一片混沌。别提什么“欣赏美丽的自然风光”了,连抬眼望稍远点都有困难,只能盯着马脚前的那寸地,也没有方向感。但这群马是经过训练专门接待游客的,这条来回的道它们也许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其实,它们怎么走,也不是游客控制的,而是带路的人和他的马控制的。他们走得快,我们的马也走得快;它们走得慢,我们的马也走得慢。聪明的马知道保持距离,而我骑的小红马却喜欢一个劲往别的马中间挤。骑马,该何等英姿飒爽。遥想那马背上的民族,伴随着“得得”的马蹄声,叱诧草原,快意恩仇。那套马人,在狂奔的群马中左冲右突,肆意挥洒套马竿,干脆利落。白色骏马驮着热恋中的情人,情意绵绵,溶入夕阳的余晖中……而这一行人和马,慢吞慢吞地跟随着带队的,犹如荒漠中迷路的跋涉者,有些凄苦,满心无奈……

我大声问带队的,再有多长时间可到目的地。他含含糊糊,不置可否。我浑身不舒服,身体的节奏和马的节奏又合不起来,走一步,颠一下,连胃都感觉被颠动了。我大声说,我想停下来,我不要骑了。可是带队的坚持说,不可以,因为还是要收全程费用的。我说可以收全程费用的,只要让我下来。然而,马不但不停下来,还突然跑了起来。原来是带队的跑了起来,后面的就都跟着跑了起来,我再怎么勒马缰绳都无济于事。这下马跑一步,我的身体就受一下重重的打击。我只有紧紧抓住缰绳,努力调整呼吸,按事先了解的骑马的要领,让身体的节奏和马的节奏合拍。可是没过几分钟,我就被连颠带打击得头昏眼花,腰酸背痛,两条腿根本就使不上劲了,脸也顿时潮红起来,裹在棉大衣里的身体,热汗直流……有一个词形容当时的感觉很恰当——受罪,真受罪。

整个队伍里叫喊声此起彼伏。有喊“好足嘞,快跑啊!”有喊“慢点慢点啊”,有喊“哎呀,我的妈呀”,还有“哇哈哈哈……”一阵怪笑的。而我根本就没精力喊了,简直是咬紧牙关煎熬了。后来看到那一段的一些照片,只见偶内穿风衣,戴帽子、眼镜,缠着围巾,外面穿着棉大衣,只留鼻孔和半截脸,在马背上战战兢兢。而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有脸露惊恐、痛苦之色的,有身体畏畏缩缩的,简直是一队流寇、败军。原先哪个不想留个英姿的,但却分明是熊样,也只有又可气又可笑又遗憾又感慨一阵,就随手放到办公室的抽屉里了,实在不好意思拿回家吹嘘了。

40多分钟后,终于到了一个目的地。另一组没骑马的,后来租了辆吉普,也已经到达。按原先的安排,可以进行牧民家访、品尝奶食品、祭祀敖包、观看摔跤,可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只有孤零零的一个很小的蒙古包,因为一下子涌入12个人,而显得更加狭小。里面只有一个接待人员,原来也是接到旅行社的通知,临时赶过来的。她给我们泡了点酥米茶,然后介绍准备好的旅游产品,牛肉干、奶酪、果条,然后就手忙脚乱地应付我们的热情购买。

休息了一阵,也买好了东西,算不虚此行了。于是,什么骆驼群也不去看了,什么草原湖泊也不去看了,直接按原路返回。我坚决不骑马了,刚好另一个坐吉普车的男队友想骑马了,我们就对换了。这回他也领教了小红马的“傻劲”和骑马的“乐趣”,一路大呼小叫。也可算为偶“洗刷冤屈”了。

晚上,我就全身酸痛,屁股难以下坐,上下车犹如孕妇得双手撑腰。可其他人竟都说不累。我十分郁闷。这群人也太没共患难的精神了,我假如说确实是特别没用,累十分,他们无论如何也累个一、二分,这样我的心里也平衡些啊。然而,到了第二天早上出发时,他们也个个喊起了累,托起了腰。那个当初直喊“好足嘞,快跑啊!”的勇士,说,昨晚洗澡时,才发现腿上好多擦伤,沾水就疼得厉害。另一个比较炫的哥(弟)接过话头,幽幽道:“什么腿上,准确地说,就是大腿内侧,尤其是靠近根部的。”

一车爆笑。

马儿啊,你慢些走,你慢些走 - 小昕 - 一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