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药 花  

2012-08-16 08:39:02|  分类: 边走边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沙古渔镇在举办第三届弄堂游戏节,我带儿子去凑凑热闹。

游戏节还没开始,弄堂里早已人挤人了。有一段弄堂里更是人也挤不进。还有阵阵香味飘出来。原来这就是“小吃一条街”了。东沙古渔镇想当年“船以千计,人达数万”,乃中国东部沿海著名的渔业商埠。民以食为天,东沙的吃食自然十分丰富。除去海鲜,鼎和园香干、三洋泰薄脆、三里香大饼、胡氏阳春面等特色小吃也很多。这些特色小吃今天都精彩重现了!我经过大饼摊,似被粘住了。买了个香喷喷的大饼,嘴里嚼开了,才像汽车加了油,有动力继续往前了。儿子脑袋伸得老长,眼睛滴溜溜乱转。我问他在找什么吃。他却说不知道叫什么,反正是一种果冻一样的东西,喝的,以前和同学来时买过一次,很好吃。

 终于,儿子停下了寻找的脚步。满脸兴奋地喊:“就是它,就是它!”

一个六、七十岁的男人冲着我们微笑,他的面前是简单的搁板,上面放着两个大锅子,几个矿泉水瓶和一些一次性杯子。“是药花吗?”尽管大锅子盖着盖,我却一下子想到了它。“是的。”摊主随即揭开了锅。满满一锅晶莹的“果冻”。摊主舀了一小勺,放在一次性杯子里,然后拿起一个矿泉水瓶,加了大半杯水;又拿起另一个矿泉水瓶,洒了点,说是薄荷。一杯药花就配制好了。儿子喜滋滋地端起来就喝,眨眼就见底了。他说不过瘾,再买一杯。这时,一群游客也围了上来。摊主忙得不亦乐乎。

我问儿子为什么喜欢喝。他说凉凉的,滑滑的,还有淡淡的海腥味,挺特别的。超市里各种饮料让人挑花眼,却还没有一种能让儿子“惦记”上的。我说知道它叫啥么?“药花,你刚才不是说了嘛。”儿子十分肯定。

叫它“药花”,其实我发的只是一个谐音,也许是“食花”、“液花”,在岱山方言中,都发一个音。我也只是小时候听父辈们这样叫,却从未见过书面的它。现在的这种吃法,只是把我们小时候吃过的药花,当作了一种配料,因为加了薄荷,也许更清凉,但加了那大半杯的水,还能是原来的味道么?

小时候,夏天,妈妈总能变戏法般地拿出干的药花草,米白色的,细如棕榈丝,纠结成一团。用水泡,然后大锅煮,过滤。神奇的是,原来略带米色的水,凉了后,却凝结成冻了。妈妈把它放在打水桶里,吊在天然冰箱——水井里。午后,我们经常在东边墙下乘凉,这时,舀一碗药花吃,吹着依然热乎却是大自然的风,好惬意。也许就在那时的某个午后,我觉得可以用“药”这个字叫它。它那么神奇,形态变化神奇,味道也神奇,没有任何添加,却那么滑爽,弹性十足,吃了后,唇齿间都散发着大海的气息。更重要的是,因为它,好像夏天凉爽了不少,人的精神也好了不少。它可不是一剂“良药”么?

当然,现在我知道,它是一种海藻。网上有介绍说,如果去印尼旅游,到土特产店购物,可以特别赠送每人一盅海藻神仙草。印尼蓝梦岛为无污染洁净海域,常年生长着这种被台湾人称之为“海底的燕窝”的海藻神仙草。我想,那应该就是我们所说的“药花”,至少是近亲。海藻中含有人体必需的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多种维生素及矿物质,营养价值远远高于陆生蔬菜。而药花还会凝结,也许是因还含有明胶。那就是小时候喝了药花精神特别好的原因吧。妈妈说,岱山也有,但很难找到。我们家的药花,是下山亲戚送的。(下山,是我们对嵊泗的一些小岛的统称。)据说,嵊泗的海域多清水汰横,也就是无污染,海水清澈的礁石。亲戚说:“不值钱的。海边礁石上采的。但别的地方没那么蓝的海水,也就没有药花。”亲戚说这话时,满脸自豪的表情。所以,那样的午后,其实,于我们也不是很多的,因为药花草不多。但那样的药花,那样的午后,于我,却是记忆中的珍宝。

经大量的水勾兑,却依然喝得津津有味。望着儿子,我想,要是有干的买,不如买一些回去,自己煮,让儿子也尝尝原汁原味。走着看着,在另一摊卖药花的摊头,还真的看到了。手握起来,一把的样子,装在白色塑料袋里。我就赶紧买了一袋。第二天早半晌,就煮上了。过滤,冷却后,放进冰箱里。儿子使劲按捺住急切。等到午后,拿出来一看,液体还是液体,一点都没凝结。我想,水我只加一碗,不算多。煮的时间也够长,足足四十分钟。(印象中小时候妈妈只把它煮开就好了。)冷却的时间也够长。还放进冰箱里了。我想不出什么原因。莫非,是已经被煮过一次的?或者做的过程哪个环节还是有问题的。我喝一口,除了很淡的一点海腥味,没别的感觉。我十分懊丧。儿子倒是高高兴兴地喝了一些,算是对我好心意的回报。

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个来自嵊泗的同行。问他们那有没有卖药花的。他想了好一会,说,好像在景点有当饮料卖的。还挺贵的,一小杯5、6元。这倒和那天在东沙卖的一个价。我问他有没干的卖。他又想了好一会,说,没有吧,好像从来没见过干的。立刻浇灭了我寄于他的希望。

近来,儿子特别喜欢去文化广场玩,其中一个吸引他的,就是那有卖药花的。据说也是东沙人。我想,东沙三面环海,在某个少为人知的海角里,也许有药花默默地生长着。而这,也成了少数采摘者的商业秘密。

我头脑中浮现出摊主勾兑的动作,暗暗希望,除了水和薄荷,再也不要添其他花花绿绿的东西进去了。虽然淡了不少,但望它还能保留一点健康的天然的营养,一点大海的味道。

真希望海水都够清澈,我们可以在海边散步,听涛的私语,顺便采点药花,回家煮了喝……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