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我的八月书单  

2012-09-07 16:18:23|  分类: 阅读心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相信任何人》((英)S·J·沃森 )看到它在当当网热销书排行榜上,类型为悬疑惊悚小说。奇怪的是,智商不高的我,没看几页,就基本猜中了所谓的“悬疑”的命脉。看来,还是不够“悬”。

王小波《我的精神家园》是久前就知晓的,最近才读来,可算是补上“勤学好学”的一课。王小波是当代中国文学乃至20世纪中国文学中一位能够和世界文学接轨的极为独特且重要的作家。自然不是我所能评论的。但喜欢他的作品是自己的感受。他多次提到《情人》([法]玛格丽特·杜拉斯) ,应该说,对他的小说创作影响很大。于是在当当网上购书时,一并选了《情人》。但说实话,因为我不是王小波,我没那修为,所以根本看不明白它好在哪,连阅读最浅层次的看情节看人物都看不出吸引我的地方。倒是那个开头,简单明了,沧桑,就像一本影像册,直接就翻开了画面。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

《幻城》(郭敬明),看他的书有点装嫩了。但是儿子一定要我看,他说这本书让他有想一口气读完的欲望,并且在阅读过程中,始终被淡淡的忧伤包围着,甚至几次落泪。他叫我看,说看了相同的书,才会有相同的话题。于是,我看了。然而,怎么可能会有儿子的感受呢?书有适合不同年龄段人看。在我看来,他在故弄玄虚,但又说不清所以然。如我,要是怀旧,还不如看金庸梁羽生的老武侠书。

80后接近90年代的狮子座帅哥吕峥从小酷爱文史,12岁就谒见了史学大家、北大教授周一良,那是有真修为的主。绝不故弄玄虚。有评论说他是继当年明月之后草根讲史的集大成者,其文风兼具当年明月的幽默和韩寒的犀利,但对传统哲学深刻的认识与精湛的表述为二者所不及。这在《明朝一哥王阳明》中得到了名副其实的体现。如此,此书给我的感觉,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就是“好看”。挺好看的,一气阅完。然后,傻乎乎地想,王阳明不是人,是神。不过,他既在中国特色的封建王朝,所以还真只能做个“人”。

《曹雪芹》是代替儿子读的。青少年版。很多曾被小学老师指定的书他来不及读,或者不喜欢读。用他的话来说,叫做“你喜欢你就去读吧。我愿意借给你的。”其实也蛮好的,至少我小时没那么多书读,补补课,反正我也没读过有关曹雪芹的。《红楼梦》初中时是读过的,读是可以读懂的,但太复杂了,懒得去理解。(谅偶也不定能理解)读读青少版的《曹雪芹》还是不错的,知道了《红楼梦》原来是那样写出来的。另外,曹雪芹原来还有个叫“脂砚斋”的红颜知己,我曾以为“脂砚斋”是个出版社名。不是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女人”么,估计那也是一个了。虽然曹雪芹生前不算“成功”。

《我与地坛》(史铁生),那是值得敬重的。要一篇篇,一字字读,不可轻薄,不可妄语。

《那时年少》(一草)。“写尽1.3亿‘80后’的逝去青春”。 俗话说“三年一小沟,八年一大沟”,虽然我是70后,在阅读的体验上,估计代沟不是很深。我的感受是“看他们谈恋爱真他妈的过瘾。”青春的美好张扬理想短暂,过来人所感所差无几。公说,别人谈恋爱你过什么瘾。其时其人正大肆沉溺于穿越小说,如果可以,真不知道其人欲望穿越到何时何地和谁在一起。我白他一眼,幽幽道:“没听说某大家曾说么:在别人的故事里忘掉自己。”当然,这“某大家”就是偶自己了。还有一种“是在别人的故事里看到自己”,这大抵是能引起共鸣的两种形式。与文学,与鉴赏无关。

张老师问我,爱好什么。如其,说是喝喝酒,到山清水秀的地方走走。我想想,觉得自己真是很乏味。打麻将是此地一热风。我为了能有个小圈子,曾打算三十岁了学打麻将。到了三十,发现对其实在不感兴趣。目前,都快四十了,还是不感兴趣,自然不必勉强自己。不爱逛街不爱美容不爱购物不爱上网不爱看电视不爱运动不爱找情人,真没啥爱好。其实,是爱好干点农活的。地倒有,在妈妈家,婆婆家,可惜,没有赶来赶去的条件。只有看书了。低碳环保,经济实惠,不影响家庭和睦,不干扰社会治安。只是,发现越看书越傻气。还有,其实啥也没看进去,没看懂,没记住,只是一个看的过程。

今天,水主席带我们几个去看小青。蓦然在她办公室的厨里发现了《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和《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便借了过来。和我那床头柜上待看的书放一道,乍一看,和床背一样高了,挺壮观。想到一个冰心散文奖得主说,他想看三本书,《围城》、《红楼梦》、《尘埃落定》。如果今年看不完,哪怕在今生里看完也行。一是他读书想必不如我这样只是看,图个“好看”,是要花精力研究的;二是因为很忙特别忙非常忙实在太忙了。如此,我能看看书,还是挺幸福的。就像张老师说的,至少不会太痛苦。书里的繁华和书外的喧嚣。我可以躲进书里。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