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吾师安好  

2017-09-21 09:3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人安好

 

 

(一)

上小学时,差不多每年换老师。有的老师直到离开,还叫不出学生的名字。教2年级语文的是Z老师,兼班主任。虽只教了一年,却让人难忘。

Z老师原是教我大姐班的,大姐6年级时,被并到中心小学去了,Z老师就来教我们了。之前常听大姐说到Z老师,所以很喜欢她来教。

记得有一次,大姐说,她身体难受,在课堂上吐了。同学们都捏起了鼻子,没有一个主动帮助清理的,有几个调皮的男同学还捣乱似地叫“臭死了,臭死了”。Z老师亲自拿簸箕去操场上的沙坑里取沙,掩盖呕吐物,清扫干净,还说,“不爱学习的人才最臭……”大姐讲述时,眼里的光照亮了我的心。以后,在Z老师的班上,我成为了自认为是至少排列前二的“最爱学习的”。

Z老师是宁波人,因支农而落户本地的。她很矮,很胖,宽度和高度差不多。她一年四季步行上下班,走得很快,“垒基垒基”(家乡话,意思是“滚动一样”), 我想她一定看不到自己的脚。但我从没把她和“减肥”联系起来过,因为我感受更多的是,她每年都来家访,总是对我妈妈说“侬是勿容易哦,慢慢地生活会好起来的”;她的手很软,很温暖,轻轻抚过我的头,说“一定要好好读书哦,读书能改变命运。”

 

 

(二)

L老师是教我们小学数学时间最长的老师。L老师上课经常给我们举例子,以“有同学怎样怎样”的形式讲,有时我们都知道老师讲的是哪位同学,就都哈哈大笑,老师也不制止,在笑声中,我们总能有所领悟。

L老师还教我们下跳棋,下课时,或者活动课上,老师的身边总围满了人。我的跳棋的基本几招,就是在那时学的。在当时同学中,我也算是“常胜将军”,但从没赢过老师。并且小学毕业后,棋艺再也没有进步过。

L老师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皮肤白皙,语气温和,50多岁的样子,短发,灰白相间,有点稀疏。有一阵子,她病了,别的老师来代课。我们都很想念L老师,周末就结群去看她,也不知怎么找到老师家的。我们给老师送上自己做的卡片,老师打开罐头桔子给我们吃。这对我们来说,是十分奢侈的,那香甜的滋味,久久萦绕在唇舌之间。

L老师自然是值得怀想的。但令我自己都觉得纳闷的是,老师明明在说“有同学”,我却每每听成“刘同月”,每每忍不住想象,有没有一个叫“刘同月”的,在被老师“叫到名”的时候,打喷嚏。

 

 

(三)

用现在的眼光去看初中时地理C老师,“帅”“潇洒”“酷”“潮”都是很合适的形容词。鼻梁笔挺,嘴角微翘,浓黑剑眉,几个浅浅青春痘疙瘩,褐色长发,拢向脑后。他一年四季牛仔裤,冬天的标配是长的或者短的军大衣,腰间常会出现一根带子,随意打个结。作为一个上世纪80年代的初中老师,如此尊容,校方和同事显然是不认同的。

但我们不管。反正地理分数不计入中考,我们都喜欢C老师来上课。对书上的知识,他总说书翻到%%页,然后快速简洁讲一下。他板书,脸朝着我们,手捏住粉笔的末端,反手描,字像浮在黑板上,吹一口气就能散了似的,但像“九龙皇帝”的字一样有品。讲完书上的知识,他就一半屁股坐到了讲台上,手上的粉笔灰在裤子上擦一擦,讲起了海南岛、椰树林、按摩院……我们都抬着头,静静地听,思绪随他的目光游荡得老远老远。

据说,C老师会写诗,有很多书。经常有同学去他寝室看书。有一个周六下午,我们班排节目,中间休息时,同学们都跑到C老师寝室去了。等了好久没回来,我就跑去喊。跑到寝室门口,看到同学有坐在他床上看书的,有蹲在地上看书的(他的很多书都堆地上)。C老师站在房中间,双手插在衣袋里,笑眯眯地说:“小班长,干什么这么严肃,进来看会书吧。”我不知道哪来的羞愧,转身跑掉了。

后来,C老师离开了学校,去了海南岛。我们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后来,我也加入了C老师当初所在的文学社团,说起来他也是创始者之一。我也真正读到了他的诗,有着海岛的咸腥以及疼痛的诗。

有时我会想起他的话:“进来看会书吧。”——也没什么缘由地。

 

 

(四)

教我们初中生理卫生课的是F老师,,她原来是学校后勤处的,检查检查卫生,卖卖饭票,没想到还会教生理卫生。F老师教生理卫生有一招,书里讲到的每一种状况,比如疾病啊,某个器官的功能啊等等,要么是她亲身经历过的,要么是亲眼见过的。

有一次,讲到心脏的自搏功能。F老师说,某村某人原来是打石头的。村是我们都熟悉的,人,F老师说,可以回家问爸爸妈妈的,是真人。有一次,那人要炸石头,锻了眼子,装了炸药,点了导火线,但是不响。那人就走上前去检查,却炸了。有一块石头砸在他胸膛上。F老师说,她刚好经过那个宕口,在离那人不远处,看到一个红触里喇的东西,拳头大小,正在“嘭咚嘭咚”跳。仔细一看,哎呀,是那人的心脏!F老师说,你们都记住了吧,心脏被炸出了主人的胸膛,还能“嘭咚嘭咚”跳,这就是心脏的自搏功能。

F老师讲得声情并茂,如果在座的还有没记住“心脏的自搏功能”的,就自觉面壁去。

后来的后来,听说因财务问题,F老师被检察院叫去问询,几天几夜没能合眼,出来后,就住院了。不知那个事件有没有影响到F老师的心脏功能。

 

 

(五)

最近,因无意中惊艳于几个同事的毛笔字,想起了一个人。

读师范二年级时,开设了书法课。不知道老师的名字,只记得姓史,是外聘的,男的,60多岁的样子,应该是什么单位的退休人员,据说是书法协会的,肯定有一定的名气,只是我们当时不了解。老师每堂课都讲评作业,每个字都示范,用硕大的毛笔,蘸了水,写在黑板上。可惜当时大多数同学打瞌睡、看小说。讲到关键处,为能引起同学们的注意,老师总要说:“下面,我要讲王羲之秘诀之秘诀了。”说完,老师自己先笑笑。随后,他就把大毛笔蘸满了水,一边讲解,一边在黑板上示范。老师的“王羲之秘诀之秘诀”这句话和示范时打太极一样的身影我记住了,但是老师讲的“王羲之秘诀之秘诀”到底是哪一招,好像从没留意过。算起来,一个学年的课,也总有230节吧,都被用来看小说、打瞌睡、发呆了。现在看到毛笔字写得好的同事,羡慕,佩服,也想起“王羲之秘诀之秘诀”,说不清的滋味。只是因为年少轻狂吗?

不知道史老师还健在不?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