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番薯季里蟹酱香  

2018-01-19 09:48:56|  分类: 似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番薯季里蟹酱香

 

在我年少时,乡人们餐餐都吃大米饭还是个梦。但是如果吃上番薯一个季,村里的女人也能胖一圈,孩子也能高一截。

番薯还有地瓜,红苕等别称,我们这一带都叫它番薯,据说因为它是舶来品。不管它来自何方,记忆中,从农历七月半开始挑大个的挖着吃,到十月半全部收进,一直吃到过年,差不多有半年时间,乡人们都在吃它。这段时间就称为“番薯季”。番薯饭、番薯汤、番薯糕、番薯干、番薯淀粉、番薯粉丝、番薯渣烧酒,生的番薯也脆甜可口。不起眼的地作物有着丰富的营养,养育了一代人。但是上顿番薯汤,下顿番薯干,一顿接一顿,也是怕要吃厌的。如果能有蟹酱佐餐,情况就好多了。

农历七月半一过,东海梭子蟹也进入了最佳食用期。刚好和番薯季同步。

东沙古渔镇就在我们乡村的十里地外,那儿有山咀头码头,渔船拢洋,曾经蔚为壮观。那时渔船小小的,木帆船,后来也有了小机帆船,大多在近海作业,不敢远航。鱼货也一般在附近的大城市宁波、上海卖一部分,带回一些在家乡的菜场里卖。在保鲜靠盐腌和太阳晒的年代里,乡人们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天天去菜场买吃的,有头脑灵活又勤劳的人就做起了鱼货买卖,从山咀头渔船上便宜买进,走巷串弄去叫卖,方便了乡人,也赚到了钱。

念母岙合作社的阿达光棍还卖蟹酱。

念母岙合作社是城郊结合部。东沙是镇,往东是我们岱西乡,念母岙合作社在两者之间,一半居民是菜农,一半是渔民。阿达四十出头,头脑活络,身体健康,什么鱼多就贩卖什么鱼。据说,因为他太喜欢说话了,无论逮到谁,都能从田头聊到炕头,结果就聊出了很多问题,四十多了还打着光棍。

但是他卖蟹酱是出名的。“初一月半昼夜平,潮水落出吃点心”,他掐着时辰到山咀头码头收蟹,船刚靠岸,螃蟹都还在船舱里横行霸道,他买个百十斤,不歇脚地赶回家。螃蟹是不洗的,洗了就失去了海水的咸香,又会带入水味。别人卖蟹酱是用石臼捣的,壳、腿、肉、腮都捣碎了,混在一起分不清。他是挥舞大菜刀斩的,一个大钳子斩成四段大小,蟹壳、飞腿都斩成一小块一小块。乡人们吃能看得分明的蟹酱,觉得味道特别好。最重要的是阿达光棍能把盐加到刚刚好,加多了,太咸,加少了,太淡,都不合人们的口味。他还有一对硬檀木水桶,据说是他在后背山找了三天三夜才找到的野生硬檀木做的,原木,不上漆,蟹酱不串味。蟹酱斩好,盐拌好,就装进水桶里,刚好一担。用蚊帐布一遮,既透气又避光。第二天一早,他就从念母岙叫卖过来:“蟹酱打伐——打蟹酱啦——”那桶里的蟹酱散发着浓郁的鲜香,人们仿佛早已闻到。一听到叫声,连忙遣孩子拿个大碗,拿一角钱,去打蟹酱。

蟹酱不用秤,阿达光棍拿个木勺,从上往下舀一勺,蟹壳、蟹腮、蟹黄、最肥的飞腿、小脚钳,都看这一勺下去的缘分。这一勺,也差不多刚好一大碗。叫孩子去打,是乡人的小精明。孩子嘛,可以撒娇地说:再加一点嘛,再加一点嘛。阿达光棍一般也会笑呵呵地再给加几个小钳子或者再舀点汤。也有调皮的小孩眼疾手快,捞一块钳子含嘴里了,阿达光棍准能说上半天,但也听不出什么责怪的意思。可是我却每次都只是心里想想,不好意思要他再加一点,更不敢去捞桶里的蟹钳子吃。

早上和午后的蟹酱价钱是不一样的。蟹酱怕风怕光,一般情况下,阿达光棍都是舀一勺盖一下蚊帐布。但是,“盖头”揭开的次数多了,蟹酱也会慢慢变黑;舀的次数多了,螃蟹的肉也化水了。这时阿达光棍就使出一招,在蟹酱里掺一点红心番薯糊糊,看起来颜色好看点,浓度也高了。乡人们也知道他这一招,但也不在意,反正吃进胃里番薯和蟹酱也是要混一起的。再说了,阿达光棍也识相,这样的蟹酱价钱就便宜一半,用他的话说,好好的蟹酱卖不出去可惜的,不如便宜乡亲们了。

更加“便宜”乡亲们的事也时有发生。

阿达光棍一边卖蟹酱,一边嘴不停歇,过足了瘾。有一次,担子放在村口,人却不见了。原来是他口渴了,到弄堂里的王嫂家讨水喝。王嫂是个寡妇,一个儿子又在外地打工,这俩人聊上了还聊不断了。来打蟹酱的孩子们等得不耐烦了,就自己揭开蚊帐布舀了起来,各自舀一满碗,把钱放在他绑在桶上的布袋里。但就没人记得给盖上蚊帐。等他依依不舍离开王嫂家,蟹酱已黑得他都不好意思卖了。他楞了一会,索性扯开嗓子喊:“蟹酱白送啦——白送蟹酱要伐——”

有了蟹酱佐餐,吃起番薯饭番薯汤就有味多了。蟹酱是咸的,番薯是甜的,犹如红配绿,在鲜明的色彩对比下,也能实现视觉的和谐。作为东海边上的乡村人,没人会嫌弃咸的蟹酱配甜的番薯。有的孩子有吃饭“扒几扒几”(吃得很慢,没胃口)的毛病,大人就说“蟹酱过过其,嘛嘛吃带进”(就着蟹酱,多吃饭,快吃饭),听话的孩子果然一口番薯一口蟹酱,吃得个儿都高高的。

阿达光棍卖蟹酱从他家出发,我们村是第一站,到我们村北面的小山村就下午了,那里的乡人就只能买到掺过番薯糊糊的蟹酱了。阿达光棍有时早上就先挑着满担到那里去,午后再挑着剩下的到我们村来。虽然他自己多受累了,但生意确实更好了。有别的卖蟹酱的来叫卖,乡人们却都一心等着阿达光棍来。

番薯季里蟹酱香 - 小昕 - 一心小筑番薯季里蟹酱香 - 小昕 - 一心小筑

      一般一担蟹酱一天也就卖光了。他就赶紧再去买螃蟹,趁这时节赐给人们的物华,人们说阿达光棍没少赚蟹酱的钱。乡村里的人们,也在这番薯季里,就着蟹酱吃番薯,胖一圈,长一截,生活仿佛也更有奔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