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小筑

笔随心走,今儿固执,明儿洒脱,且笑且过;人随兴至,朝入山水,夜梦平川,且歌且行…

 
 
 

日志

 
 

正月里来拜大年  

2018-02-27 16:15:20|  分类: 凡人俗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月里来拜大年

  拜年是中国民间的传统习俗,是人们辞旧迎新、相互表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据说汉族拜年之风,汉代已有。对我们来说,正月里的一项重要活动,就是拜年,我们也俗称“拜岁”。

我们小时候,外婆住在我们家。给外婆拜岁最勤的是被我们称为“司基阿姨”的外婆的一个“娘姨表姐妹”的女儿。“司基阿姨”夫妻俩都是县盐业局职工,住盐业局宿舍。那个年代吃国家粮的人给人一种“贵人”的感觉。“司基阿姨”头发已经灰白,用一个黑色钢丝发箍箍着,脑门清清爽爽。她镶了一颗金牙,一说话就露一下。她竟然抽烟,用一个黑色的“咬扣”,从鼻子里喷烟。她叫我们“小滑孙”,我一见到她就紧张,觉得她像电影里的女特务,一眼就看穿了我偷吃外婆果品的事。她一来,总要捏捏外婆的手,然后就坐在外婆床头抽烟。外婆眼睛看不见,后来常年卧床,一般也就靠起来,她问一句,外婆答一句,她倒像个老师了。妈妈用最高礼节招待她,给她泡白糖水喝,或者煮糖煮蛋。其实她对我们也很好,总是客气地只吃一倆口,然后就说给“小滑孙”们吃。她给外婆送来“果包”。那时“果包”里包的上好的是荔枝干、桂圆干,普通点的是红枣、乌枣,次等的是油枣、白节,最稀奇的是什锦水果糖。她给外皮包桂圆干、荔枝干。也给我们买点水果糖什么的。她不在我们家吃饭,坐一会就走了。临走,总要拍拍果包,叮嘱外婆“小滑孙”们有吃哦,娘姨侬自己慢慢吃。她一走,外婆就摸摸索索地从果包接缝处抠出几颗荔枝干、桂圆干先给我们吃。然后,“司基阿姨”来拜岁过了这件事和果包里的荔枝干、桂圆干能陪伴外婆很长一段时间。

我们去拜岁次数最多的是两位“冷坑舅舅,他们是“司基阿姨”的亲哥哥。冷坑在岱东镇,我们得先走到东沙,坐公共汽车,到上金家下车,然后就靠11号车步行了。记忆中,我们走的是村背后的近路。山脚下有座大水库,山坡上竹林茂密。水库坝和山坡之间的小路狭窄,行人稀少,太阳晒不进。我们一路小跑,想着到舅舅家去拜岁,胆子就变大了,脚下仿佛也有劲多了。

大舅舅年纪已经很大了,原本高大的身躯有点弯了。大舅妈看起来年纪更大似的,只有一颗孤零零的下门牙。大舅妈是小脚,走路得扶着东西一点一点挪。我们怕给她添麻烦,果包给她,没待几分钟,就离开了。她颤抖着从锡瓶里摸出几个红枣、花生给我们吃。她叫不出我们的名字,叫我们“”,总说自己记性不好,记不住,说着就去擦眼角。

小舅妈能叫出我们的名字。小舅妈个子高高,大脚。说话快,走路快,总是系着一条黑色的布褴。每次只要我们一到,她就说,舅母烧昼饭给你们吃。她家菜好像每年都是一样的:芋艿是自己种的,菜干是自己晒的,油豆腐香干、白切肉和打冻的鱼是送年、做庚饭用过的。但我们很喜欢在小舅妈家吃饭,她总是把菜都热一遍,叫我们多吃点。小舅舅满头白发,会写毛笔字,会看风水、测日子,又很热心,村里人家红白喜事造房修坟都离不开他,他忙得很,总是急匆匆地问我们外婆身体好伐,家里好伐,然后就不见人影了。饭吃好,小舅妈还泡白糖水给我们喝,拿出炒瓜子炒花生炒番薯糕给我们吃,叫我们在院子里晒太阳,和猫玩。

在冷坑舅舅家,我们感受到的是朴素而真挚的热情。在我的一个阿姨家,感受到的却是“客气的凉薄”。在我记忆中,上初中前,我每年被派去她家拜岁。她对我们很“客气”,笑眯眯的,声音软软的,叫我们“阿拉阿娜”。她家是殷实的,姨父打渔,一个儿子三个女儿早早地出道赚钱了。她家的饭桌上,有满盆的肉、好几盆鱼,还有面结什么的稀奇菜。可她明明知道我们不吃肉,却把肉都摆在我们面前,还一个劲地叫我们吃。我们喜欢吃的鱼和别的稀奇菜,她都摆在桌子的另一边。妈妈教导我们不要伸长筷子去够放在另一边的菜,不要使劲去撬打冻的鱼,我们就埋头只吃一两筷她摆在我们面前的青菜,扒一碗饭,就说吃饱了。以后就干脆不在她家吃饭了。

 转眼,我自己也做“舅婆”了,外甥女、外甥都要来给我们拜岁了。仨个姑子家和我们商量,拜岁东家西家的就不要奔波了,年轻人也难得休息几天。不如一起到黄沙潭的婆婆家去,婆婆家地方宽敞,大家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打扫卫生,消费AA制,所有人热热闹闹地在一起过一整天。这倒是个好建议,一大家子既能相聚,也能遵循传统礼节,并且还节约,还省精力体力,一举多得啊,大家一致同意。于是,最近几年的正月初一,在各家完成拜菩萨岁、拜坟头岁后,就都向婆婆家汇聚。到场的人之间拜起岁来那真叫热闹:孙子孙女要给阿菩拜岁,侄子侄女要给姑妈姑丈拜岁,儿子媳妇要给婆婆拜岁;女儿女婿要给娘拜岁,外孙外孙女要给外婆拜岁,曾外孙要给阿太拜岁;外甥外甥女要给舅公舅母拜岁,外外甥要给舅公舅婆拜岁,小辈给长辈赠送礼品和红包,长辈给小辈们发压岁钱,同辈的在家族群里抢微信红包,嘻嘻哈哈,不亦乐乎。我和三个姑子姑丈撸起袖子加油做美食,一大家子在一起吃喝玩乐一整天,其乐融融,然后带着满满的亲情和祝福,各自奔向新的一年。这也算是我们这一大家子对传统习俗的传承和创新吧。

正月里来拜大年 - 小昕 - 一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